简体 繁体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政务邮箱 手机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媒体看兰山 >> 正文
【科技日报】关注兰山:带着一身草莽气,炼就创业弄潮儿
日期:2019年07月02日 09:04
保护视力色:

《科技日报》关注兰山:带着一身草莽气,炼就创业弄潮儿

《科技日报》用将近半个版的版面

展示了兰山区三位创业者的风采。

近日,记者问历经25年“折腾”、4次转型,最终成为行业翘楚的创业者苑广林“你考虑过没有,万一设备弄不出来,前20年积累的钱全都砸里面了,怎么办?”他答:“没关系,我是一个农民,从零开始的,大不了回到原点;何况,前怕狼,后怕虎,我还创业干什么?”

在他身上,记者看到了部分“草根”创业者的影子:他们或不满足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抓住了机会,在不惑之年里走上了创业路;或学历不高,却精于钻研,用短平快的“土方法”敲开了创业的大门;他们身上充满了草莽气,但是生命力却特别顽强。

从农民折腾成专家型企业家

刨花板,一种由木质纤维素材料制成的碎料,施加胶粘剂后在热力和压力作用下胶合成的人造板。

苑广林的起家之路是从刨花板开始的。

当时没有资金自己搞厂子的苑广林打算为刨花板厂搞配套,“他们需要什么原材料我们就去采购。”

那两年,刨花板市场价格忽高忽低,让他一直处于赚赚赔赔的循环中。但平均下来,每次两三千元的收入还是让苑广林感到满足。多年之后,从廊坊到临沂来回1200公里的进货路,长期的风吹雨淋和心惊胆战的经历,还是让苑广林对这种漂泊生活产生了厌倦,他想转型了。

由原料倒卖商转到木材旋切商,苑广林的第一个厂子正式上马了。对一个有野心的人来说,当对木材旋切了如指掌之后,“熟悉”的产生让他不满足在一个低门槛领域长久地徘徊。

“科技木”是天然木材的升级版,它几乎不弯曲、不开裂、不扭曲。喜欢捯饬技术的苑广林一看就懂,“它是染色重组,就是把非常廉价的木材通过染色、重组、刨切再重新组合,把它变成了黑胡桃等名贵木材。”如果说一般板材的利润是每立方米几百元,“科技木”的利润则达到每立方米一两千元。利润高也意味着它“好吃难做”,比如关键的染色阶段,要实现均匀地染色非常难。

但难并不足以吓退苑广林。攻克“科技木”难题是从染色开始的。他重金聘请的工程师采购了很多化工原料,但实际上,只用其中的3种原料。工程师的“有所保留”,让苑广林下决心自己研发,后来还承接了当地科技局的一项课题:染色废水的循环利用技术。

把一个喜欢捯饬的农民“逼”成了专家,这件事的成功更加强化了苑广林“特立独行”的事业观。而且苑广林这种“特立独行”在创业者群体中很具有代表性。无论是社区企业、乡镇企业转型的私企,或者纯正的个体企业,年龄较大的创业者习惯于亲力亲为,对外界的资本保持警惕;哪怕牺牲效率,也要做到绝对的“可控”。

如同苑广林所言:“我掌握不了的东西,我就不做;如果驾驭不了企业的技术和管理,我会感觉很累、很危险。”

错误成就“劳保用品大王”

与别处不同,“新明辉商城”页面上的每件产品都贴有二维码,用手机一扫,产品介绍、功能演示等关键信息“跳出来”,一键下单,便可送货上门。这是全国首家劳保行业二维码体验店,1万多种劳保产品都可以实现二维码电子交易。目前,新明辉商城已成为全国最大的劳保用品电子商务企业。

李辉的爷爷是制作军服的,父亲李传明也承袭了一手工装制作手艺,于是顺理成章,开个作坊小店扩大了规模。待到从医药代表岗位上辞职回来的李辉接手时,这个小店还是原先的样子,“不死不活,勉强维持”。

李辉是有野心的,他注册了新公司,“新明辉安保科技有限公司”。虽然取名字时有意无意地加了“科技”二字,但事情发展到今天证明,李辉将科技用活了,改变了劳保用品这一行业。

熟悉电商的人,往往用静态网页、电商平台、微营销等阶段来“断代”。李辉的发端要从静态网页时代说起。“为了完善购物体验,我摸索着将网站推倒重建了不下20次,每次都留下有用的部分。”李辉说,自己至今不知流量为何物,只知自己的正确是用错误积累起来的。

刚开始的时候,李辉雇人建了静态商品展示网页,由于每次修改产品信息都需再求人,嫌麻烦的他干脆自己招人维护网页,然而一番努力之后,网页却没吸引到顾客。在此之后,李辉继续“试错”,将自己的网站升级为“维尚商城”,除了没有结算工具,在线交流需用QQ外,淘宝功能全部都实现了,并且玩起“宝贝”拍摄与店铺装饰这一招。

然而几番努力之后,订单上量却并不十分明显,李辉总结发现了客户劳保标准模糊、舍好求次等症结。而要解开这个症结,与一般经销商降价打价格战不同,李辉“棋高一招”地想到了自己来制定行业标准,“2011年,由我们新明辉起草,并推动诞生了国内唯一一部劳保防护配置强制标准《山东省劳动防护用品配置标准》,此举一下激活了市场需求。”

此时的他回过头来审视自己走过的路,发现先知先觉,试错积累,坚守初衷帮了自己大忙。

水表“当家人”在科技创新高地插旗

走进高翔水表的生产车间,一台台经历技术革新的新型产品lC卡智能冷热水表、超声波热量表、立式热量表等正在下线,以千万只的规模销往全国各地市场。

曾经做过翻砂厂工人的高翔水表“当家人”臧聚高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对水表行业有着深刻理解。

“我们生产出了山东省第一款智能水表。”藏聚高说。但高翔水表生产的这种利用现代微电子技术、传感技术、智能IC卡技术等对用水量进行计量并进行用水数据传递以及结算交易的新型水表也并不是一蹴而就。

先期进行无线远传技术研发的企业,大多都被水垢挡住了前进步伐。原来,技术先进的IC卡智能水表,可以帮助自来水公司在用户欠费的情况下,通过远程控制关闭阀门。然而天长日久,智能水表控水阀门上会沉积下一层水垢,让阀门远程控制失灵。

“水垢的形成是水质的问题,单靠改良水表机械本身难以解决。不少企业都在这一问题上栽了跟头。我们当时的解决思路是从软件开发上寻求突破。”臧聚高说。这是一个难点,他们邀请软件的开发者北京软件科技园研发了一个程序,每两周为一个周期,定时来回开关几次,通过这种磨合,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高投入、新产品换来了高产出,数据显示,高翔水表在2015年、2016年、2017年3年里共投入了大约800万元研发,但却换来了近10亿元的产值。证明了向新技术要效益的路子对了。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坚守。相对于前辈们的稳定保守,以藏聚高为代表的新一代创业者更愿意引领行业,在科技创新的高地上插上自己的旗帜。

新媒体

去澳门国际娱乐场